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社会瞭望 > 社会万象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社会万象 > 文章

女副县长的美丽人生

时间:2022-03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
女副县长和铁链女都是被铁链锁住的人,后者被锁住了身体,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精彩,前者被锁住了灵魂,看不到外面世界的丑陋。


铁链女事件,官方早有盖棺定论,我们按下不表。但有一说一,不管你认可不认可这份通报,就问责这一块,还是很给力给解气的,这也成了通报的最大亮点。


包括县委书记、县长在内的17名官员被问责,虽然级别都不高,但对一个小地方而言,已经算得上是一场问官场地震了。丰县虽小,但一把手、二把手均为撤职、免职,就我所知,在一起公共事件并不多见。这说明,上面对丰县的表现极度失望,对丰县的管理能力也是完全没有信心。当然也说明,上面也认为这铁链女一事已经到了不下重手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,这也可以说是对民意的一种变相尊重。


落马的丰县县委书记事后也表态:这种愧疚将伴随我的下半生。这应该不是官话,虽然这种愧疚,多半是出于对自己政治生涯断送的懊恼,但至少有一小部分是发自内心的后悔和不甘。


事实也是如此。这些县级官员,为官一任一般也就几年,而铁链女包括其他拐卖妇女事件,都发生他们上任之前,属于历史遗留问题,与他们并没有直接的关系。不需要多少高明的应对,哪怕只是常态化的处理,都不至于引火烧身。一点点的责任心,一点点的同情心,但凡表现出最起码的人性关怀,相信舆论的反应都不会这么大。这把火,分明是丰县这一众官员添油加柴烧大烧旺的。


关注此事这么久,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:为什么这种事发生在徐州?徐州不是贫穷落后的荒蛮地区,更不能交通闭塞、信息无法流动的绝世绝岛,为什么当地表现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冷漠与麻木,与民意和舆论差距这么大?难道大家不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中国人吗?


这个问题想了很久,终于从丰县一名女副县长的简历中,找到了一点答案。


根据网友的截图,这名女副县长在丰县政府官网上的年龄是34岁,1988年出生,而在徐州市市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以及江苏省教育厅的官网上,她的年龄是32岁,1990年出生。按照她19岁大学毕业推算,她上小学的年龄要么是5岁,要么只有3岁,这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早。年龄小就算了,在公开信息中还出现了两个不同的版本,更是让人疑上加疑。国家提倡干部年级化,官场上年龄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,大一岁、小一岁,有时候真的能决定命运。所以,丰县女副县长的年龄之迷,让网友议论纷纷,也引发了诸多猜测,但至今也没有一个回应。


我的重点,倒不是女副县长的年龄。因为你硬要解释,也是可以说得通的。她上小学是上世纪90年代,那时候对入学年龄还没有像今天这么严格,找找关系,破格入学也不是没可能。3岁可能夸张了点,5岁绝对没问题。再或者,她确实聪慧过人,小学时跳了两级,也不是不可以。


我真正关心的,是女副县长的成年后的履历。按1990年出生算起,她19岁大学一毕业,就边读研边担任大学辅导员。2020年,也就是她刚满30岁时,就成了学生工作办公室主任,并挂职徐州团委副书记。一年之后,她就摇身一变,成了丰县主管城建、房产、园林等多项工作的副县长。


有一种履历,看上去平平无奇,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但仔细分析才发现,丝丝入扣,别有洞天。比如这位女副县长,她的每一次选择都刚刚好,每一个时间节点,都能得到最好的机会。前面也说了年龄的重要性,按她现在3234岁的的黄金年龄,可以说前途无量。简单来说,这位女副县长的人生,如丝般顺滑、流畅,就像机器事先设计好的一样精巧、圆满。


而铁链女则是完全相反的例子。她的人生也是像机器设计好的一样,处处是陷阱,充满了坎坷与不幸,每一个时间节点,命运给予她的都是最坏的结果。出生在贫困山区,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,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,回来时已经精神失常,然后遭遇三次拐卖,成了现在的铁链女,没有过上一天的幸福生活。


不是强行进行比较,只是想说,同为女性,生活在同一座城市,女副县长和铁链女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,副县长无法理解铁链女,无法感受她的凄惨与悲凉,就像铁链女也无法理解副县长一样。


丰县官场之所以对铁链女事件表现得这么冷漠、这么无知,原因也许根本就不是什么怕家丑外扬,而仅仅是他们压根就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,甚至,压根就没有把铁链女当成一个有血有肉有痛感的人。这名女副县长,就是丰县官场的一个缩影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精致,良好的家庭背景,良好的教育背景,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,永远春风得意,他们的眼里,永远只有向上向上向上,怎么可能容得下一个蝼蚁般令人不适的铁链女呢?


我们这些发声的人,为铁链女呼吁呐喊,试图找到真相的人,我说句实话,并不是比别人高尚和善良,而只是生活在底层或者接近底层,看到过底层的不幸与艰辛,也多多少少遇到过一些社会不公,因而心有戚戚焉,知道铁链女的悲剧也有可能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,于是借她的故事,来浇我们心中的块垒。


但是像女副县长这样的地方官,就没有这样的顾忌和同理心,她或他们的人生,是另一种逻辑另一种设定,只需要按程序走完就好。如果,我是说如果,这些地方官员,来自底层、了解底层,在生活、事业上也会遇到不公平、不顺心的事,每一步成功都需要付出千辛万苦的努力得来,他们真正与底层生活在同一个世界,还会如此冷漠吗?我想是不会的。


通报中也重点提到了,问责的原因在于“形式主义”“官僚主义”,具体来说就是,这些小官僚压根就不知道有铁链女这个人。你说他们什么都没做吗?也不是,当地给办了低保,也给予相应的政策扶持。但问题是,政策到位了,但在他们眼里,政策只是数字。帮忙也有了,但却不知道帮助的谁,也不关心,因为不影响他们的政绩报告。这正应了吴站长那句名言:总部关心的不是死活,而是局面。


像女副县长这样的官员,是一个阶层的代表,她们有知识、有文化,有头脑、有干劲,甚至还有颜值和魅力,唯独没有的,可能就是对这个社会的感知。某种意义上说,女副县长和铁链女都是被铁链锁住的人,后者被锁住了身体,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精彩,前者被锁住了灵魂,看不到外面世界的丑陋。


我们总说命运共同体,其实很多事、很多人都是相互关联的。在一个社会里,如果有些人轻易地就获得财富,也就意味有些人轻易地就会陷入贫困。如果有些人的人生过于顺利,那就意味着有些人的人生过于坎坷。


3岁上小学、一路高歌猛进的美女副县长,和3次被拐卖、不断陷入黑暗的铁链女,一个被命运高高托进,一个被命运重重抛下。

上一篇:人民日报:如何从源头化解矛盾纠纷

下一篇:没有了

豫ICP备20001403-2  |   QQ:1985635323  |  地址:minsheng668@163.com  |  电话:13271563385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ppzylm.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