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司法为民 > 案件追踪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案件追踪 > 文章

河南农妇被非法羁押642天,获28万国家赔偿,要求追究办案人员刑责

时间:2022-03-1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追月数星 - 小 + 大

河南农妇索要占地补偿款被羁押642天,获28万国家赔偿,要求追究办案人员刑责


河南六旬农妇赵刘枝,因家中土地被占,索要6万元补偿款,结果却被判敲诈勒索罪,遭羁押642天。经过长达6年的上诉后,最终被改判无罪。



此前报道节点:1.农民祖坟被占索赔获刑  一审两次判决均被撤销  申请异地管辖再迎开庭 ;2.祖坟被占获赔被判敲诈勒索,六旬农妇上诉申诉6年终获无罪


今天(34日),赵刘枝的儿子马雷勇说,他们收到了河南省郑州中院的《国家赔偿决定书》: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23.9万余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4万元,共计近28万元。

但赵刘枝及其家属,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。他们的国家赔偿申诉,已获河南省高院受理。

“除了索要合理的赔偿,我们要求追究中牟县公安局、中牟县检察院、中牟县法院、新郑法院、郑州中院等各级政法部门共16名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。”马雷勇说,目前已向郑州市纪委监委递交了《刑事冤假追责控告书》。


索赔6万土地补偿款


事情得从2013年说起。这年3月,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“500千伏开封西变220千伏送出”工程,在中牟县狼城岗镇瓦坡村建设高压塔。一天早上,村民程相奎找到赵刘枝,说该工程的38号塔基占用了他们两家的土地,可还没有赔钱,施工人员就已经开始往地里拉铁架了。



38号塔基需要永久占用赵刘枝和程相奎两家共0.27亩地,事情紧急,两人立即赶到现场阻止施工人员,告诫道:没给钱,不能施工。可施工人员说,已经把钱给了村委会。于是两人又去找了村支书曹西海。

曹西海说,让两人从他手里拿钱,不要再去工地阻止施工。

2013年12月底,眼看工程已经结束,可补偿款却迟迟没有到账,两人疑惑万分的拨通曹西海的电话,曹西海在电话中与两人协商,最终答应给赵刘枝6万元,给程相奎5万元。2014218日、312日,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分别向程相奎和赵刘枝支付了5万元、6万元的补偿款。

原以为事情已经尘埃落定,可2015410日,警察却将赵刘枝和程相奎带走问话。

一年后被民警带走


这一走,家人等到的却是他们涉嫌敲诈勒索,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消息。

此时,距占地施工一事,已经过去1年之久。接着,同年54日,两人被逮捕,羁押在中牟县看守所。

为何索要占地补偿款,会在一年后才被带走?对此,报案人刘小伟说,当时账目没有移交,后来工程移交后,才发现这一支出不合理。

刘小伟是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的员工,时任项目协调部主任,给赵、程两人的补偿款,正是他打的钱。

据其所说,赵、程两人是在9月份开始到现场阻挠施工的,当时他们已经完成了塔基基础施工,正准备组装铁塔,因为工期紧任务重,经不起耽搁,所以请镇政府帮忙协调,可是赵、程两人开口要26万元,镇政府协调失败后,他们转而请瓦坡村村支书曹西海协调,最终商定补偿赵刘枝6万元、程相奎5万元。

赵刘枝的儿子马雷勇说,他猜测该案或许跟瓦坡村的机西高速征地有关,因为案发前,被征地的村民都对补偿问题不满意,想借鉴赵、程两家的经验,获得“高标准”补偿,极其不配合工作,导致征地工作无法推进。后来赵、程两人被抓后,大家担心也落得同样的下场,不敢多要,征地工作这才得以进行。


数次判决终获无罪


赵刘枝、程相奎被羁押一年多后,该案于2016616日、76日在河南省中牟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。

中牟县检察院指控,关于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“500千伏开封西变220千伏送出”工程永久占用赵刘枝、程相奎两家0.27亩土地一事,依照国家相关的赔偿标准,两家应得的补偿款共计10260元,但赵、程二人嫌数额太少,多次以在高压塔下面劳动易得白血病等理由阻止施工,并向工程项目部强行索要人民币11万元,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且系共同犯罪,请求依法判处。

最终,赵刘枝、程相奎犯敲诈勒索罪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一个月和三年有期徒刑,并分别处罚金3000元和2000元。



赵、程二人不服判决,提起上诉,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一审法院的刑事判决并发回重审。2016926日,河南省中牟县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,再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,最后,赵刘枝、程相奎依旧被判犯敲诈勒索罪,但免于刑事处罚。

可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,虽然狼城岗镇党委副书记王德虎在给赵、程家属做思想工作时曾说:“人家是有证据了,现在都是法治社会,冤假错案现在谁都不敢弄,有些东西你就是不认,但还是要判,得扭转(思想)”。但他们却坚持上诉,请求改判无罪。


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,该案先后经过了三次一审、三次二审、两次申请再审、一次再审。


2021年108日,郑州中院于再审中指出:本案中,在案证据并未显示对涉案工程的工期造成严重影响,而补偿款数额则是经由村干部协商达成协议,公司在施工完毕后履行协议向赵刘枝、程相奎支付的钱款,赵刘枝、程相奎提出的该数额有邻村赔偿标准作为参照,并非毫无依据。

郑州中院认为,寻衅滋事一般是指“行为人为寻求刺激、发泄情绪、逞强耍横等,无事生非”。而本案事出有因,不符合寻衅滋事罪“无事生非”的本质特征;从获取财物的过程看,赔偿款是协商所得,两人主要是到现场要求工人停止施工,手段并不激烈,公司被迫支付的特征不明显,法益并无明显受损。

此外,赵刘枝、程相奎采用阻挠施工方式维护自身权益,不能仅因维权行为存在瑕疵或不当,而将其作为犯罪处理。

综上,赵刘枝、程相奎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、危害性不大,不认为是犯罪。

要求追究办案人员刑责

获判无罪后,赵刘枝向郑州中院递交了《国家赔偿申请书》,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、人身自由赔偿金、医疗费等共计270万元。

2022年126日,郑州中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,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23.9万余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4万元,共计近28万元。

这与赵刘枝的申请赔偿的数额差距极大,他们一家表示不能接受,尤其是赵刘枝被取保候审后,查出身患脑梗、高血压等疾病,成了医院的“常客”,后期需要大量医药费和护理费,所以,他们决定继续申诉。现在,他们提交的国家赔偿申诉已被河南省高院受理。

此外,对于赵刘枝、程相奎被判敲诈勒索羁押642天一事,他们要求追究中牟县公安局、中牟县检察院、中牟县法院、新郑法院、郑州中院等各级政法部门共16名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。

目前,赵刘枝已向郑州市纪委监委递交了《刑事冤假追责控告书》。

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。制造冤假错案的办案人员,理应受到严惩。只有这样,才能警醒那些手握重权的人,使其尊崇法治,敬畏法律,不铤而走险,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。


上一篇:1988年一屠夫犯杀人罪被枪毙,5年后“被害人”却给母亲寄信:我要回家

下一篇:没有了

豫ICP备20001403-2  |   QQ:1985635323  |  地址:minsheng668@163.com  |  电话:13271563385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ppzylm.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.COM